手表的故事

时间:2018-10-25 09:54:31 来源:永城市委老干部局 浏览:178 次

前几年,我回故乡参加外甥的婚礼,看到青砖红瓦粉刷一新的洞房里,不仅有全套的崭新家具,而且还有“四大件”,即彩电、收录机、洗衣机和电动三轮车。当时农村年轻人结婚的富足,既使我产生一种羡慕,又使我产生一种伤感。

记得七、八十年代结婚的年轻人也有“四大件”之说,人们形象地把它比喻为“三转一响”,那是指的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和收音机。这四大件总价值也不过几百元,但当时真能买起的也不多,再说就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着。因为当时物资紧缺,买什么都要票证。

我结婚的时候,回忆起来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。那是吃饭要粮票,穿衣要布票,购物要凭票的年代。当时,我的月工资三十四元五角,爱人在农村生活更艰苦。结婚时,每人添一件新衣,缝一条新被,买几斤糖果,办一桌酒席,举行个简单的婚礼,算是“新事新办”了!就这些不大的开销已使我囊中空空,原准备买手表的计划也落空了。

我买手表的尴尬事,终生难以忘怀。那是七十年代初的事,我在县委宣传部当通讯干事,同事们在一起聊天,有人说县百货公司进来十几块南京产的“钟山”牌手表,三十元一块。我脱口说:“谁有熟人,走后门给弄一块呗!”

第二天,一位同事真的给我弄来一块手表,是天津产的“东风”牌,价格一百二十元。这下,把我弄得非常尴尬。我想,买一块三十元的手表还马马虎虎,这么贵重的手表我一时实在拿不出钱来。我真想说我不要,可又顾及面子,只好勉强收下,慢慢还账。

欠下这笔债,成了我思想上的一个包袱。爱人看我像有什么心事,就问个究竟。我将一块崭新的亮晶晶的手表放到她面前,并诉说了苦衷。爱人安慰我说:“手表既然收下了,想办法还账就是了,别愁出病来!”

不几天,我爱人将一百二十元钱递到我手里,说:“拿去还账吧,别再愁了!”我接过带着体温的厚厚一叠人民币,兴奋地流出了热泪。

原来,我们结婚时,岳母家连一件嫁妆都陪送不起,院子里有棵泡桐树已长一搂多粗,答应刨掉给女儿做几件家具,以弥补欠下的情。结果,爱人把泡桐树卖了,才还上这笔债。

不忘初心, 牢记使命。我们已垮入新时代,人民的生活已基本达到小康水平。就拿我们的工资来说,这时的工资比七十年代增加了一百多倍。过去买块手表为钱发愁,现在一个月的工资能买几十块手表。现在,家里不仅有电子挂钟、计时台灯,人人都有手机,出门有小汽车,随时随地都能知道时间,而且家用电器样样俱全。

手表这个原来在我家最珍贵的奢侈品,身价一落千丈了!


作者:永城市人大常委会退休干部 刘培杰

(责任编辑:路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