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豫见红色家风》系列策划④一条五代相传的家规

时间:2016-11-25 11:46:25 来源: 浏览:1108 次

(老人依旧睡着几十年前买的硬木床)

编者按: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:“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,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,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,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风。”

中原大地,有前辈先贤留下的厚重文明,也有老一辈革命者树立的厚醇之风、沉淀的优良传统,在喜迎河南省十次“党代会”之际,河南省委老干部局联合河南大象融媒体集团,由大象融媒旗下东方今报·猛犸新闻筹备制作,推出《豫见红色家风》系列特别报道,通过老党员、老革命后辈子女的回忆与讲述,再现父辈的故事,以及家事家风对自己及后代的影响。

愿我们在这些红色记忆中汲取前进的力量,从这些“河南故事”中传承家国天下的责任与担当,愿文明河南日日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

今日推出《豫见红色家风》第四期。


 ▶今年10月22日,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到达陕北、三大主力胜利会师80周年纪念日。而在郑州济南空军干休所一间普通的卧室里,那个有着近80年党龄的我的母亲,曾是勇敢的八路军女战士、报务员、先进工作者

▶母亲现在91岁了,生养了四个子女,领养了一个烈士后代,我是她的大儿子。

口述:靳中原  东方今报·猛犸新闻记者 陈思 整理

◎五代相传的家规

母亲的童年充满了不幸。1925年,母亲出生在黄河北岸的一个贫苦农村家庭,三个姐姐、两个哥哥。

我的外公借债被地主逼死,尸骨无存。大舅参军,被汉奸杀害。二舅当童工抵债,被毒打致死。三姨逃荒,饿死异乡。外婆用二舅的一百银元人命钱让母亲学文化。母亲家里虽然贫苦,但她一生堂堂正正、清清白白。

“人穷志不短,不准拿别人家一针一线,不准说假话。穷要穷得干净,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做人。”外婆告诉母亲,这些家规谁也不能违背。母亲也这样告诉我们。

◎走上革命道路

1938年,日寇在沁阳市王曲乡十八里村,用明晃晃的刺刀制造了“十八里惨案”。侵华日军共残杀群众130多人,烧毁房屋120多间。我母亲当时12岁,听到这一噩耗后,毅然决然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。

母亲一生为党尽心尽力。13岁入党,参加革命,成为少年共产党员。22岁,成为八路军129师的报务员,受刘伯承、邓小平领导。后调到八路军总部任电台报务员,受朱德总司令和左权参谋长直接领导。

母亲参加过抗美援朝,1953年,母亲受组织委派,创办了志愿军第一育才学校。这所学校的学生,有的成了将军,有的成了总经理、歌唱家,学生们亲切地叫她“校长妈妈”。母亲时常会拿出一张照片让我看,照片里她的学生耿莲凤在餐桌边唱歌,母亲看着她一脸欣慰……在志愿军第一育才学校工作的日子,是母亲最难忘的记忆之一。

◎额外的“委屈”

参加过百团大战、淮海战役和广西、云南、广东剿匪的母亲,后任郑州军分区职工科科长、开封市科教文卫局副局长、开封市委机关党委书记等。但母亲不仅没给我们搞“特权”,甚至我们还要承受额外的“委屈”。

记得小时候,我弟弟靳林光和同学芦新川等十几个小伙伴在开封市7249部队子弟小学澡堂洗澡,结果澡堂池子里被一个顽劣的孩童撒满了玻璃碴。他们好几个人手上脚上被扎得鲜血直流,疼得哇哇大哭。学校校长老师们听到声音都赶了过来。当时我母亲是开封市人民医院的党委书记,芦新川的父亲是开封市委副书记,我们的父母都是干部,老师们很紧张。

但是我母亲赶过来却训斥弟弟:“不准哭,一滴泪都不能掉!不能给党添麻烦!”母亲的话深深震撼着我们。母亲不让我们给党添麻烦,但是她为党工作起来却一点不怕麻烦。

◎父母的爱情

2012年,父亲不幸离世。母亲手书了一份声明贴在父亲的卧室里:“亲密战友革命伴侣,你的骨灰永远放在这个卧室,任何人不准占用不准移动。”时隔四年了,每次提到父亲的离世,母亲还是会双眼含泪。

1944年12月12日,在129师司令部所在的涉县赤岸,我的父亲母亲结为夫妻。129师的李达参谋长就是我父母的证婚人。

父母亲新婚当晚住在一个叫老桂的百姓家里。抗战八年,将士们都没有工资,又缺吃的。七八个参谋来到我父母住的地方,说大家唠唠家常就算庆祝了。老桂听到后认为不妥,便拿出来一个存放的南瓜,蒸了蒸分给大家吃。大伙抢着吃的南瓜,就是他们婚礼的喜宴。第二天,父亲就离开了129师到新组建的第八军分区任作战股长。

◎母亲的辛劳

当时苏联有个叫卓娅的女英雄、战士,我母亲非常敬佩,希望我们几个儿女也能成为像卓娅那样的人,我的姐姐也因此被取名为靳林娅。母亲生养了四个孩子,领养了一个烈士遗孤。父亲因为忙于革命工作,只有我出生时父亲陪在母亲身边(父亲因受伤在郑州接受治疗)。

母亲尽心尽力操持着家中的一切,毫无怨言。后来,随着条件逐步改善,母亲更加关心父亲的健康,保证父亲肉、牛奶、鸡蛋不间断。我们这些子女每次带回家的巧克力等零食,母亲也都会小心地收起来留给父亲。

母亲是一个勤劳的人,她八十多岁的时候,每天的开支还都要记账。衣服破了也是自己缝,她说这样锻炼手脚,闲着不做事不舒服。母亲平时只吃一些清淡的素菜加一两米饭,很多人来到母亲的住所,都不太相信一个光荣离休的老干部竟然有着这么朴素的生活方式。

◎信仰支撑了母亲

1966年9月5日,在开封市人民医院任党委书记的母亲正在开会时,不法分子冲进了医院,让母亲叫医院所有的病人转院,说以后医院只能收治武斗造成的伤员,母亲没有答应这些人的无理要求。于是“文革”中,母亲被不法分子毒打昏死过去。在医院抢救的时候,一个“坏分子”又偷偷拔下她输液的胶管导致血液倒流,幸亏被人发现,才逃过一劫。

1968年,不法分子昼夜不停地用500瓦射灯照我母亲,逼她写书面声明支持他们。连续拷打之下,母亲吐血、尿血,全身多处骨折,体重一度只剩70多斤。但是母亲咬牙坚持了下来,没有低下共产党员高贵的头颅。母亲复出后,很多人问她是怎么挺过来的,她说是信念和信仰的支持。

 我的挚友芦新川有时候会说,现在为什么会出现贪腐之人,是因为这些人丧失了信仰,心里存着信仰的人,到哪里都行得正、站得直。

◎朴素的母亲

1985年母亲离休,根据党的政策,享受地专级待遇。1983年父亲离休,享受兵团级待遇。但是母亲却非常朴素,走进母亲房间里就能看到,没有什么豪华的家具,现在依然睡着几十年前买的硬木床,家里的电器、沙发等大件都是我们几个买的。

母亲节俭却历来不重视钱财。母亲说,孩子们生活都不错,她的养老金要为孙子辈做“智力投资”,教育他们报效祖国。

母亲曾说:“毛主席说过,把做过的工作记录下来,这就是历史。”母亲青年时候就有个心愿,就是在有条件的时候,记录下一生的经历,给后辈留个教育的资料。2009年,母亲的传记《大河女儿林影》出版。母亲不想花国家的钱,自费印了200本,只送给家人和朋友。

我们兄弟姐妹包括我们的子女,加上母亲收养的烈士后代南征都加入了共产党,甚至孙辈也开始陆续加入了共产党。而这一切,都离不开我父母亲的言传身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