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河水,流淌在北邙山上

时间:2019-09-29 16:59:36 来源: 浏览:813 次

喧嚣了一整天的知了进入了梦乡。我和姐姐弟弟们静坐在打麦场上,围着奶奶,一边乘凉,一边听她讲王母娘娘画天河的故事。突然听到母亲扯着长腔在喊姐姐的名字。那是母亲在喊我们回家睡觉。

这个时候,母亲都会从陶制的大水缸中,舀一盆清凉的井水,让我们姐弟洗脸、洗脚。因为缺水,我们姐弟洗脸洗脚有个不成规定的顺序,就着一盆水,姐姐先洗脸,然后是弟弟们。都洗完了脸,姐姐再用这盆水洗脚,然后是弟弟们洗脚。最后还要把洗脚水倒进一个截缸。我们家有两个水缸,一个1米多高的大缸,专门盛干净的井水,这是一家人的吃喝用水。还有一个低矮的水缸,专门盛刷锅洗碗洗脚的脏水,这水是供牛羊饮用的。这个缸只有大水缸的半截来高,我们叫它截缸。

我们村在北邙之巅,土地瘠薄,严重缺水,村里有几孔老井,水也不旺。三四十米长的井绳一圈一圈缠满辘轳,绞上来的也是带着红土瓣儿的浑水。父亲每天天亮前就要起床,在开始一天的农田劳作之前,先要到老井绞上三四担水,往返三四趟,装满一大缸水,保证一家7口人的一天生活用水。

   我们村里有几个光棍汉,就是因为村里缺水没有找到对象。“游王庄,垦料姜(石头),洗脚水,炸麻糖(油条)”。那时流传的这首民谣,反映了游王村土地贫瘠,水贵如油的状况。

我十岁那年,县里在白鹤渡口举行毛主席横泳长江二十周年纪念活动——千人横渡黄河。叔父骑自行车带我去参观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黄河,只见黄汤滚滚,澎湃汹涌,上不见首,下不见尾。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我被黄河的气势所震撼:古诗词中的黄河,原来就在邙山脚下呀,离自己的家这么近!于是,一个奇特的想法在孩童的心里诞生——黄河水能提上北邙山该多好!

后来,在一次作文课上,老师让写我的理想,同学们有的想当老师,有的想当医生,有的想当科学家,而我的理想是《黄河水,流淌在北邙山上》。老师在讲台上念完我的作文,同学们哄堂大笑,而老师却表情凝重。那一刻,我知道,老师也在憧憬水源丰沛的日子。

后来,生产队决定打一孔机井。得知这个消息,大人孩子别提有多高兴。生产队安排每家每户的青壮年劳力轮流到工地义务劳动,人人兴致勃勃,热情高涨。机井终于抽水了,看着泉水从泵口奔涌而出,人们都流出了激动的眼泪。张大爷幽默地说:“这回咱村的小伙子不愁找不到媳妇了。”人们哈哈大笑。

这孔机井解决人畜用水。北邙山上,十年九旱,农业生产基本上还是“看天种田,靠天吃饭”。2007年,县水利局在游王村打了19孔机井,用于农业灌溉。有一半农田实现了灌溉。由于用水量的连年剧增,地下水资源仍然不能满足农业生产的需要。

2015年,经过乔庄泵站提灌,黄河小浪底水库的水穿隧洞、过渡槽,一路跳跃,一路欢歌,流入了邙山之巅的九泉水库,又缓缓流入瀍河公园,瀍河复流了。瀍河两岸看见了绿水青山。

今年四月,小浪底南岸灌区工程开工了,几年后,一条保障孟津、洛阳市洛龙区、偃师、巩义的生态水系将呈现在人们眼前。届时,北邙山上“守着黄河没水吃”的困境将彻底改变。我们家门口的图河也将复流,“沙鸥翔集, 锦鳞游泳”的美景也将重现。


作者:洛阳市孟津县游王小学  张献芳

(责任编辑:路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