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岁照顾90岁——老人照护老人 尚需政策完善

时间:2018-11-29 08:49:42 来源:中国老年报 浏览:93 次

常感力不从心

忻曙光先生今年已62岁了,妻子今年60岁。“我们是蛮典型的‘老人照护老人’我老丈人97岁,丈母娘95岁,我的儿子不在上海生活,我夫人一年中有好几个月要去儿子家带孙子,因此,照顾两位老人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。老丈人的身体还算健康,基本上可以自理,丈母娘患有阿尔茨海默症,生活不能自理。我为她申请了上海市的长期护理险,评定为5级,服务人员每周5天、每天1个小时上门提供护理服务,主要是帮她换换内衣和擦身助浴等,毕竟这样的事情,由我这个女婿来做不太合适。在没有申请到长护险之前,丈母娘曾经突发过一次痛风,脚肿得不能走路,脑子也糊涂,需要人24小时看护。那几天把我累得筋疲力尽。于是,我去为老服务中心找了个阿姨来临时帮忙,结果,人家只做了一天就喊吃不消了。我毕竟也是老年人了,体力、精力都在下降,长时间伺候躺在床上的老人,经常感到力不从心。”     

令忻先生颇感困难的就是给老人配药。他说:“我隔三差五就要去给老人们配药。两位老人的药是不一样的,不同的处方要跑不同的医院。老丈人有糖尿病,他用的一种药虽然进了医保,但没有进家庭医生的处方范围,我必须到三甲医院的门诊配药。有时我想,万一我跑不动了怎么办?不同等级的医院,医生的处方权也不同,这是规定,医生也不能违规,但这确实给老年人带来了一定的困难,配不同药要去不同的医院才能享受医保。”

“规定”带来困扰

“孩子在国外求学,自己和妻子还在为事业奔忙,93岁高龄的老母亲和90高龄的老父亲行动不便,家里一刻也缺不了人手。”年届六旬的余先生也被“老人照护老人”困扰着。他坦言,上海的高龄老人能享受到的福利挺多,但是,要享受这些福利却并不容易。

根据政策,90岁以上的老年人每月有500元的居家养老服务补贴。他的父母今年4月起住进了养老院,可以凭发票报销。但是尴尬也由此产生——养老院每月10日以后才开具发票,而居家养老报销规定单据要在每月10日前上交。经过多次沟通,这个“死结”才好不容易解开。

不久后,余先生又遇到一个更大的麻烦。一次为老人办事需要敬老卡,可两位老人家想不起来敬老卡放在哪里了,翻箱倒柜许久未见踪影,余先生决定帮老人补办敬老卡。然而,敬老卡是和银行绑定的,按照银行的规定,补办新卡之前必须先注销旧卡,而注销旧卡时需要本人到场方能生效。这下余先生傻了眼,父亲行动能力尚可,母亲坐轮椅都困难,且时常意识不清,无法完整表述自己意愿,去银行现场注销显然不大可能。几次三番说明情况后,银行才同意派工作人员上门服务。

幸运的是,就在银行即将上门的前一晚,他在家中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两张卡,否则还不知道要跑几趟,打多少电话呢。余先生说,他和妻子都算是文化程度高的,网络应用也熟练,而且还会开车,在同龄人中处事能力和活动能力还算强的。但他们尚且会为这些琐事心烦,其他同龄人或者高龄老人若遇上这些事情,想必就更加麻烦了。

机构养老“难”在哪

把老人送进养老院,家属不是更省心省力吗?忻曙光先生的观点颇具代表性,他觉得还是居家养老对失能、失智老人更好一些。

有关专家表示,政府免费提供的居家养老服务门槛值相对固定,只有到达一定年龄、养老金水平低于最低水平的老年人,才能享受到居家养老服务,但大部分老年人的养老金都高于最低水平,导致即使对于居家养老服务需求极为迫切的老年人,也较难享受到居家养老服务。同时,居家养老服务由于缺乏一定的监督和管理,也没有相对明确的服务内容和要求,很多情况下并不能为老年人解决实际问题,甚至还会给老年人及其子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调查发现,老年人对于养老机构的收费最为敏感,多数老年人尤其是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人,大部分的日常生活开销都是医疗费用支出,除去日常基本生活开销之后所剩无几。分析数据发现,除去医疗费用之外,65%左右的老年人希望养老机构的月收费标准在1000~3000元之间,20%左右的老年人预期在3000~5000元之间;可以承担5000元以上收费标准的老年人只有约15%。可见,养老机构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降低收费标准,将有助于更多老年人选择机构养老的方式。此外,许多老年人也就养老机构现状提出了自己的改进意见,主要包括降低收费、健全养老服务设施、提高工作人员服务质量、完善服务项目等方面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很多老年人反映养老机构内部没有或者缺乏医生、护士等专业医疗人员,养老机构中的老年人看病很不便。为此,有关专家建议,打造社区“医养联合体”,养老机构内部设置医疗机构,医疗机构内部安排养老设施,做到医中有养、养中有医,全方位健全社会养老服务体系,提升老年人生活质量。

(责任编辑:高翔)